<output id="b7dlj"><font id="b7dlj"></font></output>

<output id="b7dlj"></output><video id="b7dlj"><p id="b7dlj"><output id="b7dlj"></output></p></video>
<p id="b7dlj"></p>
<p id="b7dlj"></p><video id="b7dlj"><output id="b7dlj"></output></video>

<p id="b7dlj"></p>
<p id="b7dlj"><delect id="b7dlj"><listing id="b7dlj"></listing></delect></p>

<p id="b7dlj"></p>

<video id="b7dlj"><p id="b7dlj"></p></video>

<output id="b7dlj"><delect id="b7dlj"><listing id="b7dlj"></listing></delect></output>

<p id="b7dlj"></p>
<video id="b7dlj"></video>
<p id="b7dlj"></p>
<video id="b7dlj"><output id="b7dlj"></output></video>

<output id="b7dlj"></output>
<noframes id="b7dlj"><video id="b7dlj"><output id="b7dlj"></output></video>

對話米爾斯海默,吳曉球:中國崛起勢不可擋!

  10月15日下午,由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(人大重陽)與中美人文交流研究中心聯合主辦的重陽論壇第45期邀請到“進攻性現實主義”國際關系理論創立者、芝加哥大學“溫得爾·哈里森杰出貢獻”政治學教授約翰·米爾斯海默(John J. Mearsheimer)對話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、中國著名金融學家吳曉球,兩位頂級國際政治學家和金融學家就“中美正在陷入大國政治的悲劇嗎?”展開精彩的對話。

  “今天報名的人數開創了重陽論壇這幾年之最,超過900人報名……我們這個會場只有400多個座位,加上站的也就600人左右,說明至少1/3的聽眾進不來。”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執行院長、中美人文交流研究中心執行主任王文這樣做開場白。

  

 

  中國能和平崛起嗎?米爾斯海默:不能!

  按照米爾斯海默的觀點,崛起中的中國勢必走上一條不和平的道路。

  回憶一下“成為地區的霸主”以及“排除同輩競爭者”這兩個大國的終極目標,米爾斯海默認為,中國勢必想成為亞洲最強大的國家,這不是因為中國的好戰或者是侵略性,“而是這是在國際體系中能確保你生存的最好的方式”。

  與之相伴而來的,是中國會設法將美國趕出東亞。正如20世紀時美國忌憚德意志帝國、日本、納粹德國以及蘇聯一樣,在無政府狀態的國際體系中,當國家間互相無法知曉對方的目的,那么最好的方式就是確保沒有能和你在該地區平起平坐的對手。 當然,中國也有可能去干預西半球的政治,就像美國會干預亞洲的政治一樣,因為這么做是符合中國的利益的。

  基于米爾斯海默所演繹出來的“中國會在亞洲做些什么”,他認為,美國顯然不可能坐以待斃,美國將不遺余力地阻止中國成為統治亞洲的力量。盡管2020美國總統大選可能為這個國家帶來一些變數,“但不管誰會成為美國總統,美國依然會努力遏制中國的崛起,2011年希拉里提出的‘重返亞洲’,只是這個遏制進程的開端。”

  

 

  一個更加令人脊背發涼的論斷是,米爾斯海默認為,中國的周邊國家都會成為美國的同盟,從而形成一個平衡的聯盟來對抗中國,比方說日本、韓國、菲律賓、印度、越南、新加坡等。

  “最有趣的是俄羅斯,它到底會怎么做?”米爾斯海默微笑著注視著臺下的聽眾:“我覺得,最終俄羅斯會和美國聯手。”但遺憾的是,他只是匆忙地拋下這個觀點,并沒有就此具體展開。

  7年前,米爾斯海默第二次訪問中國時對一家中國媒體說:“我一直認為,中國不能和平崛起,至今為止,沒有中國人能夠真正駁倒我對此的論證邏輯。”

  而7年后的米爾斯海默,依然對自己的理論深信不疑。

  在他看來,最好的國際關系領域的理論在75%的情況下是對的,但由于理論通常是對復雜世界的簡化,因此在25%的情況下是錯的,“我的理論,是大國政治當中最好的理論之一,意味著25%的情況下它可能是錯的。”

  但顯然,盡管米爾斯海默在演講的最后說希望關于中國的崛起是那25%,可在與現場聽眾的交流中他依然嚴防死守,捍衛著他在演講之初所說的,“中國的行為和美國的行為都會符合我的理論。”

  吳曉球:中國崛起勢不可擋!

  根據米爾斯海默的理論,伴隨著中國崛起而來的,或許還有“中國的稱霸”。對此,吳曉球則指出,必須要正視中國的崛起,要正確地看待中國的發展對全球所帶來的影響。中國的文化比較內斂,其中擴張的概念相對較弱,這使得中國不會是一個擴張成性的國家。此外,中國內部的發展也決定了中國不會去進行擴張。雖然中國的經濟規?,F在已經達到美國的60%,但它的人均水平還是處在中等收入國家。中國現在人均GDP只有9000美元,離美國的6萬美元還非常遙遠。按照中共十九大的報告,說到2050年要把中國建設成為社會主義現代化的強國,但是到那時中國人均GDP可能仍然難以達到6萬美元的這個水平。所以中國還有很多內部的事情要去做。

  

 

  “我想中國人更多的是在思考如何解決我們的內部問題。”吳曉球說,至少在當前中國經濟的下行壓力是非常大的,國內需求也出現了不足,外部環境出現了不安定。所以,我們面臨的首要任務是內部問題的解決。中國要花很多時間、很大的精力去思考如何解決貧富差距、如何解決環境污染問題、如何使中國能夠保持持續穩定的經濟增長、如何消除腐敗等等。“中國至少在目前沒有特別強烈的對外擴張的欲望。”

  此外,對于中美關系,米爾斯海默也并不樂觀。他認為,隨著中國一步步崛起,中美之間會進入非常激烈的完全競爭狀態。吳曉球對此表示,中美關系的確是全球最重要的雙邊關系和最重要的大國關系,它也的確涉及到一個守成大國和一個新興大國之間的關系。我們曾經提出過要構建一個新型大國關系,這種“新型大國關系”實際上就包含了不要出現“悲劇式”的東西。習近平總書記曾說過,“太平洋足夠大,足夠容納中美兩個國家的發展”。我們所倡導的是“和平、共享、共贏”的理念,大國之間還是應恪守這樣的理念,有時候不要完全被利益所驅逐、所驅動。“如果僅僅是為了利益,就會發動戰爭,我不認為這是人類文明的表現。”人有信念、理想和規則意識。規則一旦制定,我們就要執行;而信仰則是人類活動的一個更高的指導原則。

  

 

  鑒于此,吳曉球說,在中美關系的處理上,我們可以創造一個新的模式。我們特別希望中國可以和平崛起。戰爭對誰來說都是不好的,都是災難性的,我們要采取一切的手段避免戰爭。我們可以選擇談判的方式去化解沖突和矛盾。

  吳曉球指出,人類歷史就是世界版圖不斷變革的歷史,這個趨勢是沒辦法主導的。所謂的大國崛起實際上就是重新構建世界版圖。所以說,無論你是什么方法去遏制中國,中國的崛起是必然的。中國從盛世唐朝之后的一千多年來都在慢慢的低迷,終于在今天開始有了崛起的希望,這是一個歷史的趨勢,這個歷史趨勢誰都阻擋不了。歷史的車輪滾滾向前,我們要做的一個重要事情就是讓中國的崛起能夠減少世界的成本,能夠讓大家都能夠理解。中國的發展一定會對全球帶來新的福音。


















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_天天操天天干天天射_国产AV一区不卡麻豆_中文无码免费在线观看